陈荣捷

2020-10-15 09:35 · 浩唐网络

陈荣捷(1901),广东人。美籍华人学者,哲学史家、朱子学专家。陈荣捷毕业于岭南大学。赴美留学,1929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教书,1930年任岭南大学教务长。1936年去美国夏威夷,1942年起任新罕布尔什州达特默尔学院中国哲学和文化教授,后任荣誉教授。1951年起,任夏威夷大学《东西方哲学》编辑《中国哲学研究》顾问。又曾任教于匹兹堡彻含慕学院、哥伦比亚大学。1966年退休。1978年被选为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1980年被选为美国亚洲研究与比较哲学学会会长。1986年任北美华裔学人协会副会长。

陈荣捷 -陈荣捷简介

陈荣捷对儒学有相当的研究,尤长于宋明理学的研究,是朱熹哲学研究方面的国际性权威。他认为:孔子“从总的方面铸造了中国文化”,在“特殊方面铸造了中国哲学”,为中国后来哲学的发展规定了方向并建立了模式。孔子所规定的中国哲学的显著特征就是人文主义,孔子把人文主义变成中国哲学中最强大的动力,不仅确立了“正名”、“中庸”、“道”、“天”的基本概念,更特别发展了“仁”的学说,使“仁”的概念成为中国哲学的中心问题。孔子最关心的是一个以良好的政府与和谐的

人伦关系为基础的社会,主张“德治”。孔子关于“善”的标准是“义”。孔于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把毕生精力奉献于教育事业的人。陈荣捷对朱熹有十分深入的研究,认为朱熹对中国思想发生的影响与孔子几乎相等,朱熹是过去八个世纪中儒家传统的最权威的解释者,而且其思想学说影响整个东亚地区。陈荣捷在把儒家思想学说传播到西方世界方面作出了较大的贡献,被人誉为“北美大陆的儒家拓荒者”。

陈荣捷的著作主要有:《朱学论集》、《中国和西方对仁的解说》、《西方对儒学的研究》、《现代中国的宗教趋势》,此外还有中国文化和儒学方面的不少译著和编译著作。

陈荣捷 -陈荣捷翻译著作

>

陈荣捷在国外弘扬中国哲学60年,著作等身,还从事中国经典哲学的英译。除《道德经》外,他又译过《近思录》、《传习录》、《北溪字义》、《六祖坛经》。陈氏英译,不只是译文而已,为了推阐中国哲学于欧美,为了方便读者,凡与所译之书可能相关而又必要的知识,以及能增进读者对经典全面了解者,无不悉备。以英译《近思录》为例,除原文622条之外,有长篇引言详述《近思录》编纂及译注之经过,并选译出有关的言论及宋明清与朝鲜日本注家评论共600条,另有附录《近思录》选语统计表、《近思录》选语来源考、中日韩注释百余条,与后来仿造《近思录》选辑之书22种的书目。参见韦政通《白鹿薪传一代宗师——国外弘扬中国哲学六十年的陈荣捷先生》

【美】华霭仁整理、彭国翔译《陈荣捷(1901-1994): 一份口述自传的选录》,《中国文化》15-16(1997年12月)

《庄子哲学》(Philosophy of Chuang Tzu),Cambridge,1929年

《评吴经熊和初大告的〈道德经〉译本》(Review of Wu’s Lao Tzu’s "The Tao and its virtue" and Chu Ta Kao’s "Tao Te Ching"),《美国东方学会会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61(1949),196页

《现代中国的宗教倾向》(Religious Trends in Modern China),New York,1954年

《老子之道》(The Way of Lao Tzu),印第安那不勒斯(Indianapolis)、纽约:玻白斯-麦瑞尔股份有限公司(The Bobbs-Merrill Co., Inc.),Library of Liberal Arts,1963年,285页

《朱熹对老子的评价》(Chu Hsi’s Appraisal of Lao Tzu),《东西方哲学》(Philosophy East and West)25:2(1975),131-144页

《王弼〈老子注〉》(Wang Pi’s Commentary on Lao Tzu),与鲁姆堡(Arrienne Rump),夏威夷大学出版社,1979年,东亚与比较哲学丛书之六

《中国哲学纲要与注释书目》(An Outline and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of Chinese Philosophy),纽黑文:耶鲁大学远东出版社(Far Eastern Publications),1959;1961;1969年

《中国哲学原始资料/中国哲学文献选编》(A Source Book in Chinese Philosophy),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63年。杨儒宾、吴有能等译,台北巨流图书公司,1993年

《中国传统之本源/根源》(Sources of Chinese Tradition),与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1919-)、华兹生(华生 Burton Watson)、梅贻宝(Mei Yibao)编辑,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1960年;1964年第2版

《朱熹与新儒家》(Chu His and Neo-Confucianism),纽约:1985年

陈荣捷 -陈荣捷与朱子学论著

陈荣捷先生(1901—1994),已故著名的世界朱子学权威,一生朱子学著述甚多,他的中文著作原皆在台港印行,现在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陈老先生的朱子研究著作的简体字本,这是朱子学研究一件重要的事。

陈荣捷先生在美讲授中国哲学五十余年,不同时期学术活动的重点有所不同。20世纪40-50年代,由于美国的中 国研究尚在起步阶段,陈荣捷的著述主要集中在中国哲学、艺术、宗教的总体性论述,他本人曾被欧美学术界誉为“把东方哲学文化思想最为完备地介绍到西方的中国大儒”。

在陈荣捷先生生命的最后20年,他全部的学术关注几乎都集中在朱熹的研究和对朱熹研究事业的推动。1982年由陈荣捷组织、筹备和担任大会主席的“国际朱熹会议”在夏威夷檀香山举行,汇聚了当世东西方著名的朱熹研究专家。此次大会的完满举行不仅大大促进了朱子研究,也进一步提高了陈荣捷在国际学界的声誉。1982年以后,陈荣捷出版的朱子研究著作大都以中文发表,计有:《朱子门人》、《朱学论集》、《朱熹》、《朱子新探索》、《近思录详注集评》。此外,由中国文哲研究所出版的陈荣捷的论文集《新儒学论集》、《宋明理学之概念与历史》也都是主要与朱熹有关的论文汇集。

1946年H.F.MacNair在柏克莱出版的英文《中国》一书中即有陈荣捷所写的“新儒学”一章,这是战后西方叙述理学专篇之始,也是叙述朱子思想专篇之始。1957年他发表了《新儒学对恶的问题的解决》和《新儒学与中国科技思想》二文。1960年出版的陈荣捷与狄百瑞等合编的英文《中国传统诸

源》,其中理学7章,包括朱子一章,乃出陈荣捷先生手。1963年陈荣捷的《中国哲学资料书》出版,其中理学部分共有13章,朱子占一章。当时西方学界还没有研究新儒学和朱子的学者,陈荣捷先生堪称战后欧美朱子研究的先驱。

陈荣捷先生在60—80岁之间,越来越专注于朱子的研究,这一时期的成就体现在1982年出版的二部中文著作:一是《朱子门人》,对朱子门人的人数构成、地理关系、社会背景、学术贡献等详加考证研究,此一卓越著作之贡献与地位,衡之于世界汉学的朱子学研究,已居于前列。二是《朱学论集》,收入他在这一时期所写的朱子学论文,如《朱熹集新儒学之大成》、《论朱子之仁说》、《朱子之近思录》、《朱陆通讯详述》等,对推进朱熹思想的理解,甚有助益,其中也充分体现了陈荣捷先生重视“朱子研究新材料之发见”的研究特色。这两部一流的朱子研究著作与国际朱熹会议的组织,确立了陈荣捷先生在世界朱子学研究的领导地位。1986年陈荣捷先生以八五高龄完成了中文巨著《朱子新探索》,于1988年出版,全书多为我国及日韩学者历来所不及论者,涉及朱子生平、思想及其所关联之人物、事迹的诸种课题,发掘了大量以往不被注意的新材料,大大细化了和深化了朱子研究的课题。此书无可怀疑地显示出,陈荣捷先生的朱子学研究造诣之精深,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陈老先生亦自认为这本书代表了他的学术研究的最高成就。

1990年先生为台湾的世界哲学家丛书撰写的《朱熹》出版,其中吸收了他历年的有关成果,并在义理分析和资料考辑两方面进一步作出了新的贡献。1992年《近思录详注集评》出版,此书“集评”部分采自语类、文集、四书集注、或问等朱子书的资料达八百余条,又从中国注释18种、朝鲜8种、日本37种、笔记48种之中,引用张伯行、茅星来、江永等人的注释和朝鲜、日本学者之评语五百余条;此书对《近思录》所载622条资料皆考列其出处,所引用评论1300余条亦皆列出其出处,极便学者。此书“详注”部分则对《近思录》本文涉及的典籍、术语、引语、人名、地名等详加注释。此书功力深厚,完备翔实,超迈前人,对学界的宋代理学研究,贡献实大。

除以上所述数种关于朱子的中文著作外,先生尚有英文朱子学论著如下:《近思录——新儒学文选》、《新儒学词释:北溪字义》、《朱熹的生活和思想》、《朱子新研究》,编有《朱熹与新儒学》。陈老先生的英文朱子著作的贡献,在英语学界的新儒学研究中无疑也是首屈一指的。

陈荣捷先生的学问方法,重观念史的分析,而不忽视史实考证,有深厚的西学学养,而倡导以朱解朱,注重原始资料,超越门户之见,特别重视利用日韩学者的研究成果;他从历史的脉络观察思想发展,从概念的分析探讨学派流变,学风平实缜密,治学精审严谨,其学风和方法是朱子学研究当之无愧的典范。

陈荣捷先生是20世纪后半期欧美学术界公认的中国哲学权威,英文世界中国哲学研究的领袖,也是国际汉学界新儒学与朱熹研究的泰斗。美国在战前和战后初期都不重视理学研究,至上世纪70年代始为之一变,以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为中心,新儒学和朱熹的研究一时兴起。1977年,陈荣捷先生海外教学四十年纪念时,他曾作诗三首,兹录其二:

海外教研四秩忙,攀缠墙外望升堂。

写作唱传宁少睡,梦也周程朱陆王。

廿载孤鸣沙漠中,而今理学忽然红。

义国恩荣固可重,故乡苦乐恨难同。

“而今理学忽然红”就是指70年代美国中国思想研究的变化,这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神州大陆也同样再现了。“写作唱传宁少睡,梦也周程朱陆王”传神地写出他对理学先贤的景仰。我想,在陈荣捷先生生命的最后20年,梦中所见已唯有朱子,朱子研究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了他的终极关怀。

我认识陈老先生时他已85岁,他90岁时仍神采奕奕,步履如常,神思敏捷,笔力甚健,所以朋友们一直相信他必然要寿至百岁。他对我和我的朱子研究,可谓爱掖独厚。他平易近人、虚怀若谷、不耻下问、提携青年学者的风范,至今仍使我深深地感动。今天,在有幸为他的著作集写序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对他的深切的怀念,久久不能平静。

(陈荣捷朱子学论著丛刊:《朱子门人》、《朱学论集》、《近思录详注集评》、《朱子新探索》)

陈荣捷 -参考资料1.http://www.shw.cn/Article/xt/whb/sz/hn/200802/105729.html2.http://www.3hresearch.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3373.http://www.gmw.cn/content/2007-11/30/content_699455.htm

相关文章:

董仲舒

李大钊

荀子

热门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