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有鼎

人物大全 浏览: 6次
沈有鼎 - 个人简介 沈有鼎,字公武,出生于上海市,是中国现代逻辑学家。1929年清华大学哲学系毕业,同年考取公费留美。1921年-1931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谢弗和怀德海指导下从事研究,1931年获硕士学位;同年至1934年留学德国,先后在海德堡和弗赖堡大学杰浦斯和海德格尔的指导下从事研究。他主要从事数理逻辑、中国逻辑史和哲学的教学研究工作。1934年回国,他任教于清华大学,次年任教授,并担负指导研究生工作。1937年-1945年任西南联大教授。1945年-1948年赴英国牛津大学作访问研究。回国后先后任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教授。1955年调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著有《有集类的类悖论》、《两个语义悖论》、《初基演算》、《〈墨经〉的逻辑学》、《“纯逻辑演算”中不依赖量词的部分》等。 沈有鼎 - 终身成就

数理逻辑成就

沈有鼎是中国早期少数几位数理逻辑学家之一。他对经典命题逻辑、直觉主义命题逻辑、相干命题逻辑、模态命题逻辑等都有深入的研究。他在数理逻辑领域里的主要贡献是建立了两个新的逻辑演算系统,构成了两个悖论。

1、“初基演算”。初基演算是比Johansson的极小演算更“小”的命题演算。建立初基演算的意义在于,从它出发一方面可以逐步扩展为Johansson极小演算,Heyting的构造性命题演算,再到二值演算;另一方面可以逐步扩展为Lewis的S4、S5再到二值演算。

2、不依赖量词的部分的纯逻辑演算。所谓“纯逻辑演算”是专指加入了“同一”概念之后的狭谓词演算。

3、“所有有根类的类”的悖论。

4、两个语义悖论。

先秦名辩思想研究成果

沈有鼎在先秦名辩思想研究中取得了多项重要成果。他在诂解《墨经》中有关逻辑学的文字的基础之上,以现代逻辑为工具去研究《墨经》的逻辑学,挖掘出《墨经》中许多鲜为人知的逻辑思想。比如,他对“言尽悖”、“非诽”等命题的阐释,揭示了中国古代人对自相矛盾命题的独特悟性;对“兼爱相若,……其类在死蛇”的疏解,揭示出古人对关系命题的本质的深刻理解……更重要的是,沈先生揭示了《墨经》的逻辑学体系。《墨经的逻辑学》一书在阐述《墨经》的认识论之后,根据《小取》的规定,依次阐述了辩的目标和功用、名、辞、说和辩的原则及个别方式、《墨经》与各学派的关系等,这就把《墨经》的逻辑体系大体揭举了出来。他紧紧抓住逻辑是研究推理的这个本质问题,阐述中国古代思想家对归纳、演绎、类比推理的认识历史,指出类推(或推类)是中华民族最为常用的一种推理形式,也是中国古代逻辑不同于西方逻辑和印度因明的最根本的特征。沈先生的《墨经的逻辑学》是中国逻辑史领域里的一部重要著作,它把中国学者对《墨经》逻辑的研究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沈先生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新见解。在哲学方面,他提出了中华民族性和哲学关系的新观点。他乐观地预言,“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知道:哲学在中国将有空前的复兴,中国民族将从哲学的根基找到一个中心思想,足以扶植中国民族的更生。这是必然的现象。”贺麟先生当年评论说,沈先生说出了“非卓有见地的人不敢说的话。”至今仍有学者著文高评沈先生的上述观点。

沈有鼎对周易有深刻的见解,1936年他在《哲学评论》上发表《周易卦序分析》一文,连标点在内不足200字,指出周易卦序用建构原则而不用平等原则“是以义味深长,后世儒者多不能晓”。他又指出,主卦从卦其排列则上篇象天而圆,下篇法地而方。有三序:回互之序,交错之序,顺布之序,“井然森然,杂而不乱,学者所宜用心焉。”胡世华先生评论说,这是关于周易卦序的真正科学研究。

沈有鼎 - 生活往事 1928年,罗家伦就任清华校长后,曾以“学术化,民主化,纪律化,军事化”为教育方针,其中“军事化”中重要一项内容即为每天早上六点钟学生即要起来早操,后来缺席人多,“罗家伦下了一个命令,说是早操无故缺席,记小过一次。照校规:三次小过为一次大过,三次大过就开除学籍。”当时沈有鼎为清华学生,“向来生活很随便,他经常不上早操,也不请假,积累下来,被记了八次小过,如果再有一次小过,他就要被开除学籍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早操无形取消了,他才得以幸免,保留学籍,一直到清华毕业”。

抗战初期,大学南迁,当钱穆等人在南岳衡山之文学院时,钱穆曾与吴雨生(吴宓)、闻一多、沈有鼎共居一室,这四人之所以能凑在一起,钱穆认为是其余三人“平日皆孤僻寡交游,不在诸人择伴中,乃合居一室”,因为还留有一个空床,钱穆先生就住进去。当时的情形,《师友杂忆》曾做如下描述:“室中一长桌,入夜,一多自燃一灯置其座位前。时一多方勤读《诗经》、《楚辞》,遇新见解,分撰成篇。一人在灯下默坐撰写。雨生则为预备明日上课抄笔记写纲要,逐条书之,又有合并,有增加,写定则于逐条下加以红笔勾勒。雨生在清华教书至少已逾十年,在此流寓中上课,其严谨不苟有如此。沈有鼎则喃喃自语,如此良夜,尽可闲谈,各自埋头,所为何来。雨生加以申斥,汝喜闲谈,不妨去别室自找谈友。否则早自上床,可勿在此妨碍人。有鼎只得默然。”上述描述,可见沈有鼎先生之可爱处,对待生活和时间之态度,与其他诸位教授,似乎大不相同。人长期养成的性情,恐怕是很难改变的吧,研究逻辑的,生活不一定刻板,而吴宓先生,其严谨不苟,大概也是习性使然的缘故吧。

沈有鼎 - 《沈有鼎集》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组织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12-1

ISBN:7500459084

页数:385

开本:32开

内容简介

沈有鼎先生(1908年-1989年)是当代中国逻辑学家、哲学家。他学贯古今,融会中西,是蜚声中外的大学者。本书共选沈先生30篇主要论文,分为:逻辑与数学、中国名辩思想、哲学和其他等部分。论文基本涵盖了先生所研究的领域,成为先生一生科研成果中论文部分的精华。

沈有鼎 - 与金岳霖

1955年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成立逻辑所,金岳霖以沈有鼎在清华无法立足,将他调到自己身边。1956年工资定级时,沈有鼎只到4级,工资比人家低。但沈有鼎似乎没有说话。其实,此时的沈有鼎,又能说什么话呢?金岳霖将沈有鼎带到身边,大约一方面有保护之意,一方面也要借重其天才。金岳霖的留美弟子王浩,在数理逻辑方面独步一方,七十年代以后每次回大陆看老师,金岳霖必然叫上沈有鼎作陪。对现代逻辑的了解不及沈有鼎,金岳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作为学生,沈有鼎在老师金岳霖面前总是毕恭毕敬的,但一旦论及学问,沈就有“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之气概。尤其是,在他所长的数理逻辑方面,这位学生往往是当仁不让的。据说,金岳霖想买一本逻辑新书,沈有鼎说,“这本书你看不懂”,金岳霖果然就放弃了。也是形势比人强。以“沈有鼎悖论”盛名数理逻辑界,在纯数理层面,沈有鼎可以心无旁骛,凌空蹈虚。在现实生活中,这位逻辑天才却无法超脱生物逻辑的制约——肚腹皆被操控,又有谁能神游八荒?!

沈有鼎 - 著述目录 一、专著1、《墨经的逻辑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年9月。2、《沈有鼎文集》,人民出版社,1992年10月。

二、合著3、《逻辑通俗读本》,金岳霖等著,中国青年出版社,1962年初版。4、《形式逻辑简明读本》(修订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3年第三版。

三、论文5、On Expressions(论表达式),《哲学评论》第6卷第1期,1935年3月。张尚水中译,《沈有鼎文集》。6、On Finite Systems(论有穷系统),《清华学报》第10卷第2期,1935年4月。张清宇中译,《沈有鼎文集》。7、评《东西乐制之研究》,《清华学报》第11卷第1期,1936年1月。8、周易卦序骨构大意,《北京晨报》“思辨”专刊第36期,1936年5月6日第11版。9、周易卦序分析,《哲学评论》第7卷第1期,1936年9月。10、论自然数,《哲学评论》第7卷第2期,1936年12月。11、中国哲学今后的开展,《哲学评论》第7卷第3期,1937年3月。12、真理底分野,《哲学评论》第7卷第4期,1940年。13、语言、思想与意义,《哲学评论》第8卷第3期,1943年。14、意义的分类,《哲学评论》第8卷第6期,1944年3月。15、《周易》释词,《清华学报》第15卷第1期,1948年10月。16、Paradox of the Class of All Grounded Classes(所有有根类的类的悖论),The 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Vol.18,No.2,June1953.U.S.A.(《符号逻辑杂志》第18卷第2期,1953年6月,美国。)张清宇中译,《沈有鼎文集》。17、Two Semantical Paradoxes(两个语义悖论),The 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Vol.20,No.2,June1955.U.S.A.(《符号逻辑杂志》第20卷第2期,1955年6月,美国。)张清宇中译,《沈有鼎文集》。18、评《墨家的形式逻辑》,《人民日报》1957年2月23日。19、初基演算,《数学学报》第7卷第1期,1957年3月。20、论“思维形式”和形式逻辑,《光明日报》1961年11月10日。21、唯物主义者培根如何推进了逻辑科学,《培根哲学思想》,商务印书馆,1961年。22、《指物论》句解,《光明日报》1963年1月18日。23、《公孙龙子》的评价问题,《哲学研究》1978年第6期。24、公孙龙考(一),《哲学研究丛刊?中国哲学史论文集》(第一辑),山东人民出版社,1979年。25、A “Natural” Enumeration o fNon-Negative Rational Numbers(非负有理数的一个“自然”枚举),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Vol.87,No.1.January 1980.U.S.A.(《美国数学月刊》第87卷第1期,1980年1月,美国。)张清宇中译,《沈有鼎文集》。26、“纯逻辑演算”中不依赖量词的部分,《数学学报》第24卷第5期,1981年9月。27、谈公孙龙,《全国逻辑讨论会论文选集》(1979),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28、评庞朴《公孙龙子研究》的《考辨》部分,《中国哲学史研究集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29、序伍非百《中国古名家言》,伍非百:《中国古名家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30、论《墨经》四篇之编制,同上,31、《墨子经上、下》旁行本始于何时?《逻辑学论丛》,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10月。32、《墨经》中有关原始诡辩说的一个材料,《社会科学战线》1984年第2期。33、《公孙龙子》考,《中国哲学史研究》1989年第3期。

四、手稿34、The Dialecticians’ Paradoxes of Ancient China(中国古代辩者的悖论),《沈有鼎文集》,人民出版社,1992年。涂又光中译,《沈有鼎文集》。35、《墨经》中有关“不定称判断的争论”,同上。36、论原始“离坚白”学说的物理性质,同上。37、公孙龙“二无一”诡论原文和今译的对照,同上。38、现行《公孙龙子》六篇的时代和作者考,同上。39、A Calculus of Individuals and Truth-values(个体和真值的演算),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逻辑室编:《理有固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5年8月。张清宇中译,《理有固然》。40、有关三段论的几个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逻辑室编:《摹物求比》,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2月。41、模态与数理逻辑,同上。42、现行《公孙龙子》的主要论题及三个公孙龙,同上。43、关于因明的三张图表,同上。44、Theory of Simple Type(简单类型论),同上。45、给全国首届因明学术研讨会的贺信,同上。

五、听讲者记录46、关于周延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逻辑室编:《摹物求比》,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2月。47、论模态,同上。48、在金岳霖学术思想讨论会上的发言,同上。

六、书信49、牛津来书,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逻辑室编:《摹物求比》,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2月。50、致王浩的信件,《沈有鼎文集》,人民出版社,1992年10月。

返回列表
更多

成功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