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最高市值是多少钱?微软迎来史上最高市值!

浩唐网络 行业资讯 2021-09-13 08:10 4次
与很多叱诧风云,个性张扬的企业领袖不同,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的身上却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性情谦和的纳德拉,很好的诠释了这八个文字的精神内核。从2014年,受命于微软转型前夜的转换期,起初业界对这位当时已有22年工作经历的“微软老人”并不好看。可是,纳德拉正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回击着质疑声,而他本人却总是泰然处之,既不居功也不自傲。即便在他出版的第一本书《Hit Refresh》当中,也丝毫看不到成功者的哲学和自我标榜,这就是一本实实在在的对转型的心得。>这就是纳德拉,一个温文尔雅的智者,总是用事实证明远见。10月31日,纳德拉再一次访华,在清华大学与沈向洋博士重申了对中国的长期投入以及对人工智能未来的思考。企业云爆发式发展,源于纳德拉的远见刚刚发布的微软财报,再一次见证了纳德拉的远见。10月27日,微软发布了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2018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显示,微软第一财季营收24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2%;净收益为6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6%。其中,企业级云业务表现尤其出色,按照第一财季的收入水平,微软的企业级云业务年收入超204亿美元。我们知道,2014年纳德拉上任之后,提出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相比于其他硅谷的科技巨头来说,纳德拉对微软的改造更为彻底,向云端转型的策略执行也更坚决。所以,在2015年,纳德拉就设定了2018财年末企业云业务年收入达200亿美元的目标。如今,微软已经提前2年,达到并超过了这一目标。其实,从时间周期上看,纳德拉领导微软向云转型的期间,正是所有科技巨头在云计算业务上集体发力的时候,但三年过去了,大部分科技巨头还在转型的泥潭里挣扎,而微软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二大云计算公司,唯一走在微软之前的亚马逊AWS,已经连续几个季度的增速低于微软。>这样的成绩,首先见证了纳德拉“云为先”战略的远见和对市场机会敏锐的嗅觉,其次证明了纳德拉对转型的决心和出色的执行力。这两点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客观的说,要做到这两点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有一则小故事足以说明。那是在纳德拉还不是微软的CEO,而是云计算部门负责人的时候。那时候的纳德拉提出微软要“壮士断腕”,要全面将微软的云与企业业务向云端转型。在当时,对这个倡议,大部分的微软同仁都觉得相当冒险。而今天,微软在云计算业务上取得了令人信服的成绩,纳德拉的远见让他看起来更像是是一位“智者”。“智者”纳德拉,是数字化转型的灯塔当然,“云为先”是微软的战略方向导引,而云计算只是手段,并不是结果。纳德拉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通过云计算业务推进微软整个企业级业务的增长,最终实现的目标则是:全球化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这才是微软希望实现的价值所在。我们简单分解一下数字化转型,一是数字化,二是转型。首先,数字化与信息化的区别在于:信息化是企业在IT上从0到1的过程,而数字化转型,则是从1到100的过程,如果说信息化是企业对业务流程的一种优化,那么数字化则是对企业业务的重新定义。这意味着,在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中,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机遇,甚至会导致全球科技格局的更迭。纳德拉在很早就意识到数字化会带给这个时代的变化,所以他将很多的注意力投注到数字化转型上,在2015年的一个领袖年会上,纳德拉已经表达了数字化转型的四大支柱的清晰认知。其次,是转型。在《Hit Refresh》的序言中,他写道:任何想要长期、持续地产生影响力的组织和个人,不管是运动员、领导者、艺术家,还是城市、公司和社会,“刷新”是必须要做的。“刷新”是对本书三条故事线的完美比喻。这三条故事线包括:“我的人生经历”、“微软经历的转型”、以及“即将到来的科技和经济变革”。这三条故事线本质上都与转型有关,微软的转型自不必多说,而未来的科技和经济变革对企业而言也绕不开转型的话题。即便是纳德拉自己的人生经历,也充满了一次又一次的转变。比如他曾为了妻子的美国身份,放弃了已获得的绿卡,而重新去申请H1B 工作签证。纳德拉的选择也验证了一句中国古语:树挪死,人挪活。>而当数字化结合转型,就像开启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四十年前,微软首先提出帮助人们挖掘潜能,并将电脑带到每一间办公室和每一个家庭中。如今,个人技术不再只是一个概念,而是融入到全球数十亿人的日常生活体验,并将他们紧紧连在一起。所以,微软的使命是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组织成就不凡。微软的角色是助力每一个组织通过数据在新时代茁壮发展,也就是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领航者。就纳德拉曾说过的那样,“通过全力打造先进技术与平台,微软正在以自己独有的方式驱动全球各个市场、各个行业、各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纳德拉的中国往事,微软如何演绎“中国为先”?做为一位亚裔,纳德拉对中国的态度一直是非常积极的。我记得,早在2014年纳德拉刚刚成为微软CEO的同一年,他就访问了中国。那时候,纳德拉在深圳会见了众多的合作伙伴,并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而后的每一年,纳德拉都会来到中国,尽管每次的主题不同,但态度总是一致:在中国,为中国。2014年的第一次访华,纳德拉就强调了中国市场对微软的重要性,实际上,微软一直是最重视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之一,微软是首个在中国设立专门研究机构的跨国公司,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是微软在美国之外规模最大、功能最完备的研发基地。近几年来,微软研究院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黄埔军校,这从侧面反应了微软为中国技术人才的成长和储备做出的卓越贡献。2016年纳德拉再次访华的时间点,正是微软云计算业务快速成长的时候,所以他在微软开发者大会上亮相,并基于云计算的开放和人工智能的未来发表了期望。纳德拉就是一位并不那么微软的“微软人”,他崇尚技术开放的态度,也被中国的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大为欣赏。>在10月31日,纳德拉又一次来到了北京,在他与沈向洋博士对谈当中,我们再次看到他的远见,在谈到人工智能时,纳德拉说,“如果你在20年前加入微软,那时AI才刚刚开始起步。所以你必须要有这种长期的眼光,并且看到它背后所需要的能力。”而对中国,纳德拉表示,“中国已进入了新的一个时代。中国不仅创造了经济繁荣,它还展示了创新发展模式的未来发展方向。我们现在有非常多的机会来为中国的发展做出贡献”。这也意味着微软对在中国的投入的承诺将长期不变。分析纳德拉历次中国行,就会发现,他极少强调微软技术的领先,也没有强调微软的“无所不能”和“无所不在”。而把落脚点放在了帮助中国打好基础,共建创新的生态,推动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上。对微软员工来说,纳德拉是一位伟大的领袖,而对于我们而言,纳德拉就是一位“智者”,用他的远见引领着科技发展的航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