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科尔文为什么会戴眼罩?她是怎么成为独眼龙的

浩唐网络 行业资讯 2021-09-14 07:54 3次

  玛丽莱·科尔文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在访谈马来西亚内部战争时被手雷弹炸伤悲剧丧失右眼,她的独眼品牌形象基本上变成新闻界一面广告牌,热血传奇个人事迹还被搬上屏幕。

  1959年出世在国外纽约长岛风景优美的杜蛎湾,她以前是耶鲁大学英语文学技术专业的高才生,“那时候我觉得的只不过是写点矫揉造作的小说集”。大四那一年,她报名参加了一场讨论会,探讨的是知名记者罗伯特·赫西有关日本广岛核弹爆炸后状况的报道,这一部英国二十世纪传媒业的顶峰之作,深深震撼人心了科尔文。“赫西就是我职业发展中的第一位老师。他让我要去报道真正的事儿,也让相信,这种报道可以改变命运”毕业后后,科尔文在合众国际社干了一名晚班记者,没多久就被派遣荷兰,变成法国巴黎记者站的负责人。工作顺风顺水,但科尔文并不满意,她感觉英国新闻社的报道“只注重事实,没有感情”。1986年,她添加美国知名的《星期日泰晤士报》,并在那里结交了一支外派记者的卓越团队。每每见到她们从海外竞技场上送回的稿子,她都心潮澎湃、摩拳擦掌。因此,她申请办理去做战地记者。在科尔文的金庸小说,火炮不但是一个专有名词,死伤也不但是一个数据,他们代表着损坏的房子、残缺不全的身体、怀着小孩哭泣的女人和兵士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惧。

  许多 情况下,科尔文来到一个地区,察觉自己是那边唯一的记者。风险好像对科尔文有一种纯天然的诱惑力,越风险,她就做得越优异。无论在哪儿,科尔文都坚持不懈和报道目标相互日常生活。99年十二月,她追随车臣反政府武装访谈时,在极其的严寒中步行穿越重生高加索山,曾掉进齐胸深的凉水里,每日数最多只有喝一碗面浆。夜里,她跟十几个车臣兵士挤在一个6米长、两米宽的地区歇息。有一次睡到深夜,科尔文被跨下的肿块硌醒过来,一摸,竟然是两颗手雷弹。“这群亡命徒在碰到突发性状况时,很有可能启动自杀式袭击,我一起炸个稀碎。这类事儿每日都很有可能产生无数次”。幸而,科尔文活着回来了!

  二零零一年,科尔文前去马来西亚报道战争。她在政府机构不知道的状况下入关,还想方设法避开查验,闯进了反政府的泰米尔猛虎组织操纵的地区,看到了那时候猛虎组织高层住宅的很多人。但就在完毕访谈提前准备回到时,她遭受了乌克兰政府的进攻,炮弹打进了她的肩部、乳房和双眼并变成“战俘”。最后,科尔文在美领馆的维护下捡回来一条命,但右眼双目失明。此次负伤令科尔文永久性失去右眼,她此后就戴到了海盜式的黑睡眠眼罩,这也变成她的广告牌品牌形象。套入许昕·白兰度饰演的“独眼杰克”(独眼龙)的叫法,小伙伴们誉为她为“独眼吉尔”(独眼凤)。科尔文系住这条灰黑色睡眠眼罩,又赶赴下一个竞技场。身亡就那么猖狂地靠近她,她能进而匹敌的,仅有信心。“群众有权利了解政府部门、部队以她们的为名在干什么”“要坚信,如果你国外的竞技场上戎马一生时,很多人正等待看着你的报道。要坚信她们在关注战事中的悲剧,并在尝试阻拦它”。

  二零一一年今年初,卡扎菲曾坐着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一家海宾餐饮店里接纳她的访谈。科尔文的提出问题直率:“你见到这些游街强烈抗议的群体了没有?”“没人抵制我”卡扎菲回应,“利比亚的每一个人都说爱我,都会赤胆忠心地追随着我”“可如今一半的土地都处于反对党的操纵下” 。科尔文与卡扎菲了解20很多年了,“他是一个活在自身想像王国里的人,很没有安全感”,相比“中东地区疯子”“非洲雄狮”等称号,科尔文的点评更加合理、可靠。

  玛丽莱·科尔文从1986年刚开始从业战地记者的工作中,从两伊战争盟军,到报道非洲和阿塞拜疆在约旦河西岸产生的矛盾,再到前南斯拉夫战事,她一直日常生活在战事烽火通讯中,经历过2次不成功的战地风云感情。竞技场为科尔文产生的也是有甜美和溫暖,那便是她的两次战地风云感情。可是,战地记者间的婚姻生活只是保持了2年。“大家如同2个日夜不停的小孩,太致力于战事中的摧毁与身亡,以致于忽视了其他物品,乃至另一方的存有”。

  在科尔文一举成名的1986年,她正巧三十而立。因为难能可贵过一切正常的日常生活,科尔文和以前的几个恋人经常在不一样的竞技场访谈报道。或许是太喜爱这一份工作,科尔文宁愿放弃家中,她经历了数次婚姻生活,沒有生孕。科尔文说:“我重视的是战事中的人的本性。它让处在友谊自然环境的大家都不感觉漫长和生疏”。美国《星期日泰晤士报》2月19日发布的要报美国国籍记者玛丽莱·科尔文从也门霍姆斯发过来的战地风云报道“挂在每一个人口数量头的难题:‘全球为什么抛下了大家?’”没有人能想起,本文竟会变成智勇双全的科尔文的最终遺作。《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小编罗伯特·威瑟罗说,科尔文“远远地不只是一个战地记者”。

  免责协议:以上内容源于互联网,著作权归著作人全部,若有侵害您的原創著作权请告之,大家将尽早删掉相关内容。